明确了要申请的专业方向以后,我的选校基本上就按照专业来进行了。其实我当时就是拿了一个EE的排名,然后一所一所学校看过来。每个学校只看系里的研究情况,而且基本上只看电磁场和微波方向的研究情况。如果这个学校的电磁学方向比较大,那就先放进要申请的列表里;如果这个学校没什么人在搞电磁学,那就排除之…… 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在本科阶段上的课、读的论文、做得事都偏向电磁学方向。如果继续申请这个方向,会有比较多的经历可以写在简历上,写PS的时候也比较顺手,胜算会大一点。 

顺便说一下,学校的精确排名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。只要它能够让你了解哪所学校比较好哪所比较差就行了。我用的那个EE排名,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了……

学校的地理位置我一概都没有考虑,可能和我们专业比较难申请有关系,当初想的就是不管在什么偏僻地方的学校我都去。这样想可能比较偏激一点,毕竟如果将来不想再学术界发展的话,学校的地理位置还是很重要的。比如我们浙大每年能在intel、ibm这样的大公司找到工作的只有寥寥几个,而复旦就我知道一个系里面就有8、9个去了intel……

我按照这个流程看到了排名大概90的学校,发现真正有active的电磁学研究的学校,可能也就那么30所左右。这样我的选择就比较少了。下一步就是根据往年的招生情况、一些BBS上对学校的评论再剔除一些不太可能录取中国学生的学校。最后剩下了大概一半左右。后来还加了一两所学校申请其他方向,权作保险撞大运。

其实道理说说简单,做起来却不一定容易。我现在看看我最初的一个选校列表,仍然觉得匪夷所思。看来选校也是一个不断修改不断完善的过程。最好确定了选校列表以后多多找师兄师姐商量商量,而且可以发在版上请大家评判。

然后粗浅的点评一下我申请的一些学校,顺带8卦几所电磁学牛校。

麻省理工学院(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) (3)

这所学校相信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有所了解。记得一篇点评美国各大牛校电子工程专业的帖子讲MIT EE的发展源于二战及战后一段时期传统电子学的发展,诸如微波、雷达等等。所以MIT的电磁学是有着雄厚的实力的。我们信电系的都知道,这两年有个MIT的教授来浙大成立了电磁学院。这个教授就是MIT电磁组的Director J.A.Kong教授。孔教授是个了不得的牛人,早年从Syracuse毕业就直接去了MIT做faculty. 后来曾任米国国家顾问和国际电磁学院院长。现在浙大的电磁学院在孔教授的领导下,发展的也很迅猛,据说近期又有好几个老师从美国回来做研究。真正有兴趣做研究的,倘若跟了他,其实也就不用出国受洋罪了。

可是因为MIT实在太牛了,所以在申请的时候我几乎都没有认真看过他们系里的主页,直接排除在了选校列表的外面……

伊利诺伊大学-香槟分校(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-Champaign) (4)
香槟分校的工科之强大令人惊叹。理论实力非常强。拿了两个Nobel Prize的John Bardeen就是UIUC ECE的教授。电磁学研究方面也传承了UIUC理论强的路线。在她的电磁组里,有超过一半的老师在搞计算电磁学、散射问题、并行计算等理论性颇高的方向。而且这个组有Weng C. Chow和Jianming Jin这样的大师级人物,相信研究实力一定很强。

UIUC是我申请的学校里排名最高的一个。基本上属于撞运气的学校。但是因为浙大往年去UIUC也颇有几个,信电系曾有一个,所以直到拿到拒信前的最后一刻还是报了一丝丝希望的。

另外提一点,据一个在UIUC读硕士的师姐说UIUC对于奖学金的评定并不会偏向PhD。如果你申请Master,拿到奖学金的可能性是一样的。

密歇根大学(University of Michigan) (7)

Michigan的电磁学和微波实验室据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圈内的领头羊。这个实验室叫做RADLAB,曾经培养出了无数牛人,现在散布于各大牛校。加以Michigan学校的综合名气,如果能去RADLAB读PhD,一定前途无量。我在申不申请UMich上犹豫了很久,最终因为觉得牛校申请太多而放弃了这个学校。

普渡大学(Purdue University) (9)

另外Purdue的电磁场方向和光方向放在一起,一同叫做Fields and Optics. 这个组里的大部分老师是搞光学出身,现在做的研究方向也比较偏向光 。真正搞微波出身的老师有三个,领头的叫做Linda Katehi. 在申请之前我一直没听说过这个老师,后来需要在Purdue和OSU之间作出抉择的时候才听大牛说了这位希腊女人的光辉事迹。Linda毕业于UCLA,之后在Michigan的RADLAB做教授,据说是当时RadLab的两大牛人之一(另一位稍候会提到)。我听到关于Linda的最高评价是说她是微波界的一棵参天大树……其实你只要去看看她的个人主页上列出来的数百篇论文和各种头衔,就明白这棵参天大树为什么这么挺拔了。Purdue搞电磁场和微波的另外两个老师都是她在RADLAB的学生,刚刚入行,尚未展露头脚。

如果是冲了这个教授去,我当初肯定就不会在OSU上犹豫那么久了。可惜的是,Linda教授来到Purdue是因为接受了Purdue工程院的院长的职务。由于政务缠身,现在在学术方面应该已经不很active了。据一个在Purdue的PostDoc说,她已经不再带研究生。

说起Purdue的申请,也是歪打正着。本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在30-60之间。后来忍不住牛校的申请了很多所。准备材料的时候,等轮到Purdue我其实已经不太想申了,还是觉得牛校申请太多,等于扔钱。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答应了bravest要和他合寄Purdue. 后来bravest几次三番打电话来催我合寄,我才再最后一刻把材料做了,早上六点钟才在线填好申请表生成checklist,九点钟寄掉所有材料。一直对Purdue都没抱什么希望,没想到最后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。

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(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) (12)

UCLA在微波工程领域也是牛校之一,加上她的天独厚的地利位置,成为我心中的dream school. 虽然很多人说UCLA在美国人眼里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好,但我总觉得学校综合名气固然重要,专业排名在将来事业发展中可能更加有用。UCLA的微波方向有好几个实验室,比如Microwave Electronics Laboratory, Digital Microwave Laboratory, ARAMLab… 不过UCLA EE的实验室比较搞笑,基本上是一个老师带一个实验室,然后系里的学生有可能同时属于几个实验室。所以一打开EE网页上的Research页面,一定会被吓一跳,因为那个页面上实验室多的要PageDown两下才看得完,让人以为UCLA的EE是天下第一大系……

言归正传,UCLA在微波领域有几位非常好的教授,比如Yahya Rahmat-Samii, Tatsuo Itoh都是在学术界响当当的人物。UCLA微波方向研究领域颇广泛,比较偏重于工程应用,这可能和加州系统学校的整体风格有关。

申请的时候我对UCLA也寄予了很大期望,真的希望能够美梦成真。不过最后还是被拒了,而且拒得不明不白。UCLA EE有一点非常bug的地方在于他们不更新UCLA的在线申请系统,而且也不接受email查询状态。所以我每次去网上查状态,都发现最后一次更新停留在2003年12月5日,也就是我在线付费的日期。后来突然一天,EE系里发了一封信说你的decision已经made了,请到这个网址去查看。但是跟着他给我的连接我又重新回到了那个12月5日更新的页面。

所以到最后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,不过反正没有offer,什么状态都等于拒信。

再说一下,UC系统今年貌似确实没什么钱,UCLA的offer给的更是少。你去看看水母和紫霞就知道,全国的兄弟姐妹们都死得很惨。有传闻说明年还要削减教育经费,到底申不申UC的学校,就留给后人抉择吧:)

俄亥俄州立大学(Ohio State University) (23)

OSU号称浙大分校,每年都有很多人去。据说近年OSU EE系里发了17个fellowship,其中10个以上给了中国,而光浙大我听说的OSU fellowship就至少有5个,可见一斑。这样的学校不申请,怎么样也说不过去。不过OSU今年表现得一直比较扑朔迷离。先是一反常态的11月28日截止,然后在12月31日发了一片AD,几乎做到了人手一份。有些人是Master有些人是PhD,搞得人心惶惶,谁也不知道AD是不是意味着就没有了奖学金的希望。

我申请OSU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OSU的电磁学实验室极具规模。其实OSU的电磁学从二战时期开始发展,有着悠久历史。OSU校园里的一个足球场原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天线。(参见John D Kraus著的Electromagnetics With Applications)看看EE系里电磁学方向的很多Professor Emeritus 就知道她的光辉历史。现在的电磁学实验室ElectroScience Lab更是蒸蒸日上,汇集了一批来自业界和学术界的杰出学者。实验室的Director John L. Volakis同时也在Michigan的RADLAB任职,就是前面说到RADLAB的两大牛人之一。他是与Purdue的Linda Katehi齐名的又一棵大树。ESL的一些学者诸如Jinfa Lee, Rojas也都处于事业的高峰,都在研究领域非常活跃。所以仅看电磁学,OSU的ESL绝对能够排进全美前三,甚至不输于RADLAB或UIUC的电磁组。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