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人民网-观点频道原创稿

花1800万引进23名菲律宾大学博士?湖南邵阳学院发布的一则公示引起热议。

公示显示,这23名博士均是2019年8月-2021年12月在亚当森大学完成博士学历,所学专业均为哲学(教育学),除一位音乐舞蹈学院的副教授备注为“校外引进”外,其余22名博士之前便为该校工作人员,职称包括讲师、副教授、高级实验师等,备注均为“毕业返校”。

一群23人的老师去一所大学完成博士学位,专业是哲学(教育学),然后作为博士学位人才一起返校。每个人的介绍费高达84.4万元,令人匪夷所思。

如果是国外名校,或许也还能接受,但亚当森大学在菲律宾就不是名校,2021年QS亚洲大学排名中,亚当森大学排名在600名以外,而且该校哲学专业也很一般。

根据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的咨询和反馈,该校在疫情期间针对中国市场开设了低质量的网络课程,建议慎重考虑报考该校。

综合各方面的情况来看,从求学的角度来讲,亚当森大学绝不是一个理想的留学选择,网友称其为“水博士”,也就不奇怪。

亚当森大学之所以会成为团体学习的目的地,更直接的原因是其学制短。虽然不是理想的留学目的地,但确实是理想的学历目的地。送学校教师读博,可以更快地提高拥有博士学位的学校教师比例。

从高校来看,湖南邵阳学院升格晚,举办本科教育时间短,拥有博士学位的教师比例低,地处中部地区,引进国内博士人才难度大。

按常理来说,一所湘中地区的二本高校一年引进20多名博士几乎是不可能的,但是组团送到东南亚读博却让它成了现实。

目前很多类似的高校都把申请硕士,升格为“大学”作为自己的办学目标。要实现这些目标,教师达到博士学位的标准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坎。

这正是高校采取“速成”办法,组团送教师去国外读博的背景,它反映的是一些高校办学过程中急功近利的心态。

增加教师中博士学位比例的目的是为了升大学,申请硕士学位,为通过上级评估做准备。

近年来,留学生问题也引发了很多争议。为了吸引外国学生,一些高校降低了录取标准,并给予高额奖学金。

这背后就是一些高校围绕大学排行榜指标办学,提高国际生比例以实现大学排行榜排名的上升。

事实上,派遣教师出国攻读博士学位并高薪“引进”他们以及为了增加国际学生的比例而胡乱招收海外学生,是高等教育领域急功近利做法的两个方面,反映了一些高校在现有评价体系下的捷径选择。

据该校某二级学院院长介绍,“这也是无奈之举。说白了就是凑人数。

”虽然有了数字、有了面子,但这是违背办学规律和育人规律的,对于提高教师队伍水平,对于提升办学实力、实现学校内涵式发展,有多大的意义?花这么多钱送去东南亚组团读博,然后再引进,资金使用是否合理,同样是一个问题。

事实上,出国读博士的做法在邵阳大学内部也是有争议的。

这不仅提醒地方高校,不能一味追求升格为“大学”,提高办学水平,还需要保持办学实力,立足区域,实现特色办学,真正用资源培养高素质应用型人才,更好地服务区域经济发展。

同时也为我们教育评价体系提了个醒,如何进一步深化教育评价改革,打破“唯学历”的顽瘴痼疾,不以博士学历论英雄。

 

作者 admin